久久这里只有精品国产9|99久久精品国产一区二区免费|永久久久免费人妻精品|日本精品高清一区二区

      <form id="vv3z5"></form><form id="vv3z5"></form>

      <address id="vv3z5"><nobr id="vv3z5"><meter id="vv3z5"></meter></nobr></address>

        服務熱線:18156506577
        電商資訊
        電商動態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電商資訊 > 電商動態 >

        電商******扶貧是什么?為什么?怎么看?怎么辦?

        發布日期:2018-04-19  瀏覽次數:0
        在我國主流的扶貧理論、政策與工作體系中,一直沒有電子商務的一席之地。
        近年,我國電子商務發展更是突飛猛進,電商主流化趨勢日益明顯,作用今非昔比。隨著電子商務多方面戰略意義凸顯,以電商助力扶貧的條件也更加成熟。2014年,在我國******“10·17扶貧日”即將到來之際特寫本文,重點討論電商扶貧是什么、為什么、怎么看、怎么辦四個問題,求教各方專家和對電商扶貧感興趣的朋友們。
        一、電商扶貧,是什么?
        在我們看來,電商扶貧,即電子商務扶貧開發,就是將今天互聯網時代日益主流化的電子商務納入扶貧開發工作體系,作用于幫扶對象,創新扶貧開發方式,改進扶貧開發績效的理念與實踐。電商扶貧,這里更多與開發式扶貧相關,救濟式扶貧則不在我們討論的主要范圍之內。
        與之相關,另一個概念是電商減貧。比起來,電商減貧概念更寬一些,除了包括各類扶貧主體以電子商務去幫扶扶貧對象,還包括貧困主體主動以電子商務活動紓解、乃至擺脫貧困狀態的理念與實踐。在二者聯系上,應特別關注以各種方式啟發貧困戶電商減貧內在需求的扶貧活動。
        簡單把電商扶貧歸為產業扶貧,或理解為通過產業開發實行的專項扶貧,是不夠全面的。電子商務不僅僅是個產業發展問題,同理,電商扶貧內容也廣泛得多。按《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11-2020年)》從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三位一體”工作格局的分析框架來看,也是如此。
        - 專項扶貧:
        電商扶貧既可用于一業、一地、一事,又可同時用于或輻射到多業、多地、多事。電商扶貧有時可以是個產業扶貧的專項,有時卻又往往不能用產業扶貧專項的邊界去框定它。那種養雞的扶貧款不能用來養羊的產業專項扶貧的陳規,尤其不宜用于電商扶貧。想通過開網店幫扶貧困戶,就更要敬畏市場,更要跟著用戶需求、而不是按照扶貧主體的良好意愿走,有時,根據市場用戶的需要,進行自我否定和快速調整是必須的;
        - 行業扶貧:
        電子商務涉及面廣,電商扶貧也應該納入各行業部門扶貧的內容,明確部門職責,條塊聯動發展和優化特色產業依托,從科技、教育、文化等方面開展電商扶貧,完善電商基礎設施,改進對電商的公共服務與管理,完善電商從業者的社會保障,助力實現資源與生態環境目標;
        - 社會扶貧:
        電子商務目前已經覆蓋到我國半數網民和企業,電商扶貧也無疑需要社會各類主體的廣泛參與。電商扶貧不僅可以、而且應該與定點扶貧、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各界各主體的扶貧開發活動盡可能結合起來,體現在幫扶對象和幫扶效果上。
         
        電商扶貧的主要形式,大致有以下三種:
        1、直接到戶:
        即通過教育培訓、資源投入、市場對接、政策支持、提供服務等形式,幫助貧困戶直接以電子商務交易實現增收,達到減貧脫貧效果。其中,最典型的方式就是幫助貧困戶在電子商務交易平臺上開辦網店,讓他們直接變身為網商。例如,今年以來,恩施州農村電商領頭人培訓班,貫徹落實杭州—恩施東西部扶貧協作工程,深入推薦杭恩電商對口幫扶行動,實施電商人才培養計劃的良好開端。把貧困戶、殘疾人等幫扶對象和******扶貧對象作為培訓重點,幫他們掌握電商知識,乃至手把手教他們開辦自己的網店,并提供后續服務。

        2、參與產業鏈:
        即通過當地從事電子商務經營的龍頭企業、網商經紀人、能人、大戶、專業協會與地方電商交易平臺等,構建起面向電子商務的產業鏈,幫助和吸引貧困戶參與進來,實現完全或不完全就業,從而達到減貧脫貧效果。

        3、分享溢出效應:
        即電商規?;l展,在一定地域內形成良性的市場生態,當地原有的貧困戶即便沒有直接或間接參與電商產業鏈,也可以從中分享發展成果。例如,電子商務為著名的淘寶村-沙集東風村帶來的變化:招工難,讓具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不僅很容易在網銷產業鏈中找到發展機會,而且由它帶動起新型城鎮化進程,建筑、餐飲、交通、修理等一般性的服務業快速發展,也提供了大量就業、甚至創業的機會,道路、衛生、光纖入戶、水電、公共照明等設施的改善,電商園區建設帶來的農民住房條件的改善和服務便利化,也惠及包括失去勞動能力的貧困戶在內的所有村民,讓他們分享到電子商務發展的溢出效應。
        在現階段,針對我國大多數貧困地區電子商務尚待啟動的現實,電商扶貧應更多圍繞上述前兩種形式著力;對于后一種電商扶貧,應有待當地電子商務發展到一定規模和程度后,及時列入議事日程。
        二、電商扶貧,為什么?
        關于為什么電商扶貧,是見仁見智的。有以下四個理由:
        1、因為時代
        今天的互聯網時代,與此前相比,減貧扶貧上一個******的不同,就是信息網絡技術和電子商務帶來新的變數。用得好,人們可以通過信息化、通過電子商務助力發展,彎道超車或另辟蹊徑,實現減貧扶貧目標,走向富強;反之,面對信息化與電子商務帶來的產業結構和市場格局的變化,若聽之任之或應對失誤,原本的富強也會中道沒落,更不用說弱者被進一步邊緣化。在這個時代,數字鴻溝的加深,必然拉大貧富差距。
        另外,經過多年的信息化建設,電商扶貧的基本條件已經具備。今天,許多貧困地區開展電子商務的條件,已經遠勝于不少逆境崛起的電商英雄當初的創業環境。2011年百佳網商,河南輝縣******個農村網商杜千里告訴我們,正是貧窮和愛心,成為他靠一臺二手電腦在淘寶上創業的原動力。那些令人贊慕的草根電商英雄并沒有長著三頭六臂,有的“淘寶村”原本就屬貧困地區。他們在電商減貧扶貧方面能夠做到、已經做到的事情,其他人、其他地方其實也能做到。加上政府、平臺、服務商和社會各界對電子商務的認知不斷提高,電商扶貧的條件還會越來越優化。
        2、因為需要
        扶貧開發需要電子商務。
        在農村扶貧開發中,人們已認識到“授人以漁”的重要,多選擇種植或養殖項目,開展培訓和投入資源進行產業扶貧,就這一點來說,沒有錯??墒?,面對常態性市場波動,頻頻發生豐收賣難,連那些實力雄厚得多的種養大戶、合作社都承受不起,這讓產業基礎本來就非常孱弱的貧困戶怎么受得了?!生產容易增收難,市場是產業扶貧的要害。即使增產豐收,一旦賣難,不僅不能增加收入,甚至連產業開發的投入都可能血本無歸。
        電商扶貧,是產業扶貧的進一步發展,是“扶貧3.0”。扶貧不僅需要“授人以漁”讓貧困戶掌握“捕魚”的本領,需要“營造漁場”使之豐饒,讓貧困有“魚”可“漁”,還要以電子商務助力溝通供求雙方,解決市場對接問題,讓貧困戶“漁”到之“魚”換得成錢,好“魚”賣到好價錢。
        3、因為欠缺
        在信息化大背景下,我國扶貧界不是沒有信息化意識。事實上,前些年,也曾出現過“信息扶貧”的理念與政策。2008年,國家扶貧辦還啟動過信息化扶貧工程。但是,究其實質內容,當時的信息扶貧,更多相當于農村信息化中的“村村通”,偏重于強調信息化能力建設,在老少邊窮地區解決信息網絡的覆蓋。這種信息扶貧與電商扶貧雖有關聯,但并不是一回事。即使間或有過零星的電商扶貧動作,也根本不成氣候,終歸沉寂。其實,電商扶貧,直到今年以前都沒被納入我國官方主流的扶貧理論、政策和工作體系之中。
        我國農村信息化的實踐,再次證明了“信息化不等式”的存在,信息扶貧也一樣:即使有了“村村通”的信息化能力,也不等于農民一定應用它,更不等于它可以自動帶來信息脫貧致富的效果。農村信息化的關鍵是要讓廣大農民覺得有用,在現階段,尤其是貧困地區,能不能讓農民增收,是農民判斷信息化是否有用的基本標準。為此,農村信息化就必須把可交易、可增收的電子商務放在突出位置,信息扶貧也一樣:必須由強調能力建設、網絡覆蓋的信息扶貧,推進到強調信息應用、尤其是可交易可增收的電商扶貧,才有希望收獲信息扶貧所需的應用績效。
        4、因為樣板
        雖然缺少政府自上而下理論政策的指導,民間自下而上的電商扶貧實踐卻已經開始涌動。提出電商扶貧的主張,從一開始就不是學者書齋里的概念推演,而是基于活生生實踐的有感而發。我們在調研沙集模式時,親眼看到電子商務如何讓資源匱乏、扶貧壓力巨大的東風村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幾乎所有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都能利用電商創業就業脫貧致富,而且有的做得非常成功,成了年銷幾百萬、收入幾十萬的老板,深受觸動。
        現在,電商扶貧已有更多成功案例被發現、被重視。去年來到2011年全球十佳網商劉鵬飛之邀,他老家江西寧都,參加他投資興建的電商產業園開園典禮,并順便調研了他的工廠。鵬飛是孔明燈大王,他的訂單絕大多數來自網上、來自境外,生產基地則建在寧都縣的田頭鎮、長勝鎮和黃石鎮??酌鳠舻闹谱魇堑湫偷膭趧用芗?,在田頭鎮的工廠里,多是各年齡層的女工,其中一位老者居然80高齡!有的女工一邊干活、一邊帶孩子;更多的工人則是領走原材料,在自己家中生產,然后交到廠里來。一個“編外女工”在不誤家務的情況下,每天可制作200多個孔明燈底,每個可賺7分錢。如此算下來,月入可達四、五百元。這里的工人有1600~1700人,每年發放的工資在1000萬元左右。
        這就是前面提到的“參與產業鏈”式的電商扶貧案例之一。僅此孔明燈電商扶貧項目,就造福了寧都三鎮近二千個家庭!
        我們有理由相信,今后隨著電商主流化的推進,隨著人們對電商扶貧認識的提高,以后這樣的成功案例必然會越來越多。
        三、電商扶貧怎么看?
        電商扶貧,涉及不少理論認識問題。
        1、 電商扶貧與市場導向
        不少人已正確認識到市場在產業扶貧開發中的關鍵作用。比如,湖南多地提出“四跟四走原則”,即“資金跟著窮人走,窮人跟著能人走,能人跟著產業走,產業跟著市場走”;陜西有的地方是另一版本:“資金跟著窮人走,窮人跟著產業走,產業跟著企業走,企業跟著市場走”,都是在強調產業扶貧開發要以市場為導向。對此,我在微博上寫道,應該再加一句:“市場跟著電商走,電商跟著用戶走”。
        或許有人會說,市場導向用不著區分線下線上、本地外地,特意強調線上、強調電商似乎多此一舉。像那首民謠所唱,“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頭。”但是,大量實地調研告訴我,貧困地區的產業開發往往受限于本地市場,而這個原因,又經常造成貧困戶脫貧致富門路狹窄,產業開發收效甚微。
        電子商務可以打破局部地域市場的限制:沙集的“高桌子、低板凳”,是靠電商才暢銷全國,由此惠及一方百姓,成就了遠近聞名的“淘寶鎮”;而劉鵬飛這個能帶來跨境電商大訂單的“他二舅”,跟在老家干活謀生的“他大舅”比,顯然大有不同。所以,我們強調扶貧開發要以電商對接線上廣域市場,并不是故弄玄虛,這確實有助于貧困地區拓寬市場視野,破除本地狹小市場的束縛。
        此外,強調電商扶貧的市場導向,還有另一層意思。麥肯錫的實證研究成果,指出它揭示出這樣一個道理,即“線下商業基礎設施發展越是滯后的欠發達地區,電子商務激發新市場需求的作用越突出,從而,線上市場對本地經濟發展的導向作用也會越大”,其實,這對于扶貧開發同樣適用。貧困地區的扶貧開發,“如果離開電子商務線上市場的導向,它不僅是不完整的,而且還會因此片面性丟失掉最重要的‘導航’信息。”因此,越是貧困地區,產業扶貧開發的市場視野越應放開,越應充分認識電子商務的市場導向作用。
        2、 電商扶貧與資源整合
        除了受限于本地市場,貧困地區的產業開發,還經常受限于本地資源。電子商務另一大優勢,就是可以突破資源的地域限制,一旦有了訂單,不僅可以充分利用本地的線下資源,而且可以在更大范圍內整合線上聚集的海量資源和外地資源,迅速形成生產能力和供貨能力,以致在當地從無到有地形成一個由電商創生的產業群。
        近年在各地調研,曾多次聽到一些地方官員強調本地缺乏開展電商的資源條件,也非常理解地方上希望能依托本地已有的產業基礎開展電商的愿望和想法。如有資源條件,如能結合已有產業基礎發展電商固然很好,但我還是特別希望讓他們了解,即使沒有這些,一些地方也能把電子商務做得有聲有色。
        沛縣兩大產業開展電商的對比,發人深思。當地是有名的牛蒡產地,牛蒡及其系列產品的網銷在那里起碼有6年之久。但當地該產業領軍企業之一的旺達王總仍直言:銷售是他們發展的******瓶頸。他說目前,網銷在旺達占比只有10%左右,“因為沒人懂這玩藝兒,所以沒啥大效果”。
        同在沛縣,另一產業的情況卻令人振奮:霆宇和隆杰是兩家專營跆拳道用品的網商,他們走的類似于縉云“北山狼”的路數:一樣是“自有品牌+網上銷售+代工制造”,一樣是從無到有的電商創生。不同的是,創業者黃霆雨和張俊杰比北山村的呂振鴻更年輕。86和88年出生的他們,各自已經成就年銷大幾百萬、上千萬的業績,不僅網絡銷售遠超牛蒡,而且已做成響當當的品牌,更可貴的是進取心有增無減!
        缺乏人才,一直是制約貧困地區開展電商和電商扶貧的主要困難之一。電子商務可跨地域整合資源的特點,為克服這一困難提供了思路?,F在不少網商,由于各種原因,正在跨地域調配資源。比如,利用電商的特點,部署異地的客服中心、研發中心和生產基地。貧困地區如能利用在外地上學的大學生資源,形成遠端的電商營銷系統,使之與本地的生產和供應系統對接,就可以很大程度上克服貧困地區網銷人才缺乏的制約,還為這些大學生提供了一條勤工儉學報效家鄉的途徑。這是電商扶貧可以提供的又一大便利。
         
        3、 電商扶貧與賦能草根
        電子商務讓草根網商可以直接對接網上廣闊的大市場,拿到訂單就可以大范圍整合資源從事生產和供給,這就是一種典型的電商賦能。由此,草根大眾可以具備此前所不曾擁有的能力,貧困戶也可以因此快速脫貧致富。
        講述幾個故事給大家:
        “吳豐是遂昌湖山鄉人,2006年考入嘉興職業學院。因家貧沒有完成學業,就加入了打工的行列。在工廠里每月1000元不到的收入,除了自己的必要開銷就所剩無幾了,幫不了家里多少。于是2009年她辭了工作,開起了網店,就賣家鄉湖山的土特產。由于賣的都是原生態食品,特別受歡迎。這樣,一年下來她就凈賺了10 幾萬。通過幾年的積累,吳豐已經在縣城里買了價值50多萬的三居室。這靠她以前打工的收入是難以實現的。如今已經結婚生子的她,住在縣城的樓房里,一邊在家帶著孩子,一邊開著網店,還請了兩個人當幫手?,F在,她很知足。”
        先前給沙集網商*********孫寒打工學藝的朱曉猛,“現在已另起爐灶,也開起了網店,因銷量大,到孫寒那拿貨不夠賣,就用賺來的錢買設備,開工廠。不僅滿足了自己的供貨,還能為支持鄉親們開網店提供貨源。他生產的家具,還注冊了自己的商標,通過淘寶、京東、亞馬遜這些網絡平臺,產品賣到了全國各地。去年的銷售額已經超過了1000萬,而以前四處打工的收入一年也就1-2萬塊錢,每年加入春運大潮能帶回家1萬塊錢已經不易。”
        縉云北山村的呂振鴻,“17歲輟學后和同村的伙伴一起在異鄉靠烤燒餅、賣燒餅謀生。而如今這個昔日的‘燒餅郎’已變成了聞名遐邇的‘北山狼’。他在淘寶上的自有戶外品牌‘北山狼’,已經被淘寶買家高度認可,去年的銷售額也過了千萬。給他做分銷商的同村村民呂林,是個殘疾人,干不了體力活,成為家人的負擔。而開網店,坐在電腦前打打字對呂林來說一點問題都沒有。于是呂振鴻給他提供產品,家人幫他發貨,他只負責網店的打理,現在他靠開網店的收入已經可以反哺家庭了。”
        中國扶貧基金會劉文奎秘書長在結束實地考察,臨行前與地方官員、電商協會和網商代表座談時的一番肺腑之言。他說,以前跟許多人一樣,以為電子商務“高大上”,電商扶貧未免有些“理想化”,實地一看,讓人深受教育。比較起來,以前扶貧都要送生產資料、生活資料,扶植農民種植、養殖,投資大,周期長,見效慢,對于沒有資源的地方,難度則會更大。做電子商務,開網店的軟件系統都是在網上復制分享的,投資少、見效快。
        4、 電商扶貧與電商生態
        草根網商之所以能通過電子商務獲得網絡賦能,除了他們直接對接市場,獲得交易的自由,“我的地盤我做主”,從而激發起靠自己努力、靠市場訂單就可以脫貧致富的主動性和積極性外,電子商務以平臺為基礎帶來的市場機會和低進入門檻,以服務商為主體的分工體系提供的經營便利,為電商減貧扶貧創造了重要的市場生態環境。
        地域電商生態環境對草根網商創業就業的重要性,在義烏得到生動體現。義烏是全國縣域電子商務發展程度******的地方,與之相應,義烏工商學院“無論是畢業學生創業人數,還是學生創業率,都是名列全國******,而且可以說是遙遙******。”素有大學生電商創業“教父”之稱的賈少華副院長堅信,“電子商務創業門檻低、風險小,很適合在校大學生創業。”去年,這個學院8000多名在校生中,有1800多名學生通過電子商務創業,有的做到年銷上千萬量級。賈院長還從歷屆學生創業的統計中發現一個規律:越是家境貧寒的在校生,電商創業的動力越足,成功率越高。
        “淘寶村”電商生態對電商扶貧的作用,給了我們一個“農村版”的解釋。在“淘寶村”調研,人們會很容易發現這樣的現象:那些最為普通、甚至看似不可能的農村弱勢群體,如貧困戶、殘疾人、沒什么學歷的農村婦女等,只要有勞動能力,也能開網店脫貧致富。原因何在?
         
        沙集模式中提出過“雙重社會資本”的觀點:一是技術性的社會資本,比如技術進步以用語音對話代替電腦打字,平臺提供各種技術和商業的便利等;二是農村特有的熟人社會,這是另一種社會資本,它有利于“領頭羊”示范效應的發揮,成功模式的復制和致富知識在農村社區的擴散,從而,大大降低了農村電商減貧扶貧的難度。
        5、 電商扶貧與價值發掘、市場認知
        以前都說“無農不穩,無工不富”,許多貧困地區經濟不發達的一個重要的因素,是沒有趕上工業化的那撥“班車”。地理偏遠、與世隔絕、資源匱乏、市場狹小等等,都可能是這些地方被工業化“列車”落在“站臺”上的原因。
        然而,這些貧困地區卻因禍得福,留下一方好山好水好環境。在深受過渡工業開發霧霾折磨的許多人眼中,這些凈土本身成了稀缺資源;在人們日益關心農產品安全的今天,與這些良好生態環境相關的產品,其身價也理應得到提升。
        近年到各處農村實地調研,結識了一大批有志從事生態農業、體驗農業和創意農業的新農人朋友。他們******的困擾之一,就是有非常好的產品,卻“養在深閨人不識”。貧困地區的產業扶貧開發,其實也面臨同樣的困擾:不僅要讓扶貧開發的產品賣得掉,而且還能賣得好,就必須想方設法把產品中蘊藏的價值發掘出來,并且,必須讓市場廣泛認知。
        今天,電子商務,包括移動電商、微電商、O2O等,是不容忽視的手段。如前所述,為什么強調“電商跟著用戶走”?要扶貧開發,就必須明白:今天以及未來的用戶越來越多地是通過上網,利用移動端、社會網絡獲取信息,搜尋和購買心儀的產品與服務,并提出改進的要求與建議,甚至與賣家結成朋友圈。這就是趨勢!
        已經錯過工業化上一“班車”的貧困地區,萬萬不可再次錯過信息化的這一“班車”。
        四、電商扶貧,怎么辦?
        今年以來,電商扶貧明顯開始得到有關各方的重視。政府方面,*********扶貧辦劉永富主任5月份到甘肅隴南調研電商扶貧,充分肯定了成縣和隴南市電商扶貧的思路和探索,地方政府尤其是甘肅、廣東、重慶等地加大力度推進電商扶貧工作;在扶貧界,中國扶貧基金會、友成基金會、中國國際扶貧中心、中國扶貧發展中心等機構,在電商扶貧方面紛紛采取行動,各地電商平臺和電商園區的運營者、電商培訓機構,也在當地政府的鼓勵下,開始嘗試尋找電商業務與扶貧的結合點;網商帶有扶貧開發性質的業務和項目,得到了政府和社會企業更多的肯定和支持;群眾團體中,各地團組織、大學生村官、殘聯和有關的慈善組織最為活躍。
        電商扶貧怎么做?前面的討論中有的地方也提到了一些,基于此前的討論,再對有關的扶貧主體,補充提出以下建議:
        創新扶貧政策
        首先,還是要建議我國扶貧界,盡快把電商扶貧納入主流的扶貧政策體系之中。特別建議負責扶貧政策制訂、資源配置的各級領導,官方和民間機構,企業與非盈利組織,電商及扶貧領域的學術同行們,更多關注和研究電商扶貧,廣泛宣傳電商扶貧的戰略意義和重大作用,深入探討電商扶貧的規律和有效方式,為電商扶貧實踐提供強有力的理論支撐。
        將電商扶貧納入主流的扶貧政策體系,需要認清和處理好以下關系:
        一是創新與融合。電商扶貧,無疑需要扶貧政策的創新,但這絕不是完全否定和推倒重來,而是對已有政策體系做補充和完善,因此,重要的是將電商扶貧的新內容、新要求,與原有的扶貧政策體系有機融合起來。
        二是幫扶與激勵。電商扶貧,既要依靠各類扶貧主體從外部幫扶,又離不開或更離不開幫扶對象自身內在的主觀能動性。要進一步總結“淘寶村”發展的實踐經驗,特別重視發揮“領頭羊”們的示范作用,處理好公平幫扶和重點幫扶的關系,確保正向激勵;
        三是政府與市場。電商扶貧,作為“扶貧3.0”,要真正實現“營造漁場”的愿景,就必須基于市場、必須跨界合作、必須機制創新。機制創新,基礎是充分調動和整合各扶貧主體的資源,核心是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目標是切實提高幫扶的最終績效
        四是頂層和基層。電商扶貧,須堅持以基層實踐推動整體政策體系完善的原則。為此,建議搭建以制度設計、資源協調、知識分享和實踐推動為職責、跨界合作的頂層結構,比如成立*********的“電商扶貧促進聯盟”;在地方,根據不同地區和發展條件,優先在試點愿望強烈的地區,設立一批電商扶貧的實驗基地,地方上同樣采取跨界合作的機制,鼓勵不同模式的探索,實行上下互動,以點帶面予以推進。
        調整和完善部署
        許多地方近年已經就未來的扶貧工作,編制和出臺了規劃,部署了相應的項目,配置了資源,并在工作中加以推進和實施。電商扶貧的內容一旦加進來,就必然要求對已有的部署進行必要的調整和完善。
        調整大致應在兩個層面進行:
        一是整體規劃,
        二是具體項目。
        在規劃層面:關鍵是做好電商扶貧和原有扶貧規劃的融合。重要的是三個方面的融合:
        一是規劃目標的融合;
        二是扶貧手段的融合;
        三是資源配置的融合。
        “三個融合”,應在任務設定和績效考核上體現出來。
        在項目層面:主要是兩個方面的調整,
        一是需要就電商扶貧增設新項目,比如,在貧困地區扶貧的基本建設項目中,酌情增設電商扶貧所需的基建項目;二是需要在原有的扶貧項目中,注入電商扶貧的內容,比如,在扶貧培訓項目中,加進電子商務培訓的模塊。
        以電商引導產業扶貧開發
        在我國不少貧困地區,多年的產業扶貧開發已相對強化了當地的生產能力,有的形成了一些產業聚集區。例如,在河北,就有太行山區的優質干鮮果品產業帶、黑龍港地區的蔬菜長廊、燕山地區的食用菌養殖、壩上地區的錯季蔬菜等。
        對此,給出建議:不要低估市場“賣難”的重大威脅,不要高估貧困地區新興產業的抗風險能力。越是在貧困地區培育起來的產業帶,就越要樹立前述“六跟六走原則”,越要把市場對接做好,越要重視以電子商務引導生產的作用,盡量避免“賣難”造成被動和損害。去年以來,淘寶特色中國率先組織新疆庫爾勒香梨等農產品的“搶鮮購”活動,京東、1號店等也利用電商交易的便利,組織開展“京東預售”、“1號店預售”活動,為探索基于電商的訂單農業積累了有益的經驗。但這只是開始,還遠遠不夠。
        發展電商訂單導向的產業扶貧,與涉農電子商務一樣,需要堅持“開拓思路,不拘一格,營造環境,順勢而為”的策略,政府主管部門和扶貧公益團體要相信市場,相信互聯網的賦能,相信草根的創造力,不要代替市場主體去進行經營決策,不要按自己的主觀意愿預設產業發展路徑,應在基礎設施和市場環境上著力,做好公共服務和公益服務,按政府和公益團體自身的功能定位,幫市場主體之所需,彌補他們之短板。
        對于貧困地區的市場主體,如何將電商扶貧與產業開發結合起來,基于“電子商務地區逆差”的討論給出的參考意見,用于貧困地區電商導向的產業開發決策。須知:貧困地區電子商務逆差信息中,蘊含著當地產業開發、經濟結構調整優化的極為重要的“導航”信息,反映的是當地市場潛力、產業發展的基礎和結構轉型的可能,可為市場主體產業開發方向的選擇提供備選空間。
        將電商扶貧與******扶貧結合起來
         
        目前,正在全國推進的以“真扶貧、扶真貧”為目的,以“大水漫灌改精確滴灌”為方法的******扶貧,旨在為準確把握扶貧形勢,改善扶貧資源利用績效,更好地完成扶貧攻堅任務奠定基礎。
        電商扶貧與******扶貧是什么關系?
        一方面,******扶貧是整個扶貧工作、當然也是電商扶貧的基礎,二者在目標上是一致的;
        另一方面,又不能對******扶貧中的“扶真貧”和“精確滴灌”做簡單化的理解。簡言之,扶貧需要“雙到(到村到戶)”,又不能限于“雙到”。
        對于“直接到戶”式的電商扶貧,******扶貧對象無疑也應當列入電商扶貧的幫扶重點,納入扶貧“雙到”的工作范圍,尤其應當對有勞動能力的特困戶、低保戶、五保戶、優撫對象、“三留守”人員等,在電商扶貧的“雙到”工作中,更應給予更多關照。
        對于“參與產業鏈”式的電商扶貧,除了在******扶貧對象上著力,幫扶他們融入到已有的面向電商的產業鏈外,還應當在區分不同資源特性的前提下,把必要的扶貧資源用在相關產業鏈上的龍頭企業和產業鏈發展急需的其他環節上。這不僅不違反******扶貧“真扶貧、扶真貧”的精神,恰恰相反,鑒于電商扶貧需要提高組織化水平,需要以此營造良性循環的電商生態,將扶貧資源用于龍頭企業和產業鏈發育的薄弱環節,往往更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對于“分享溢出效應”式的電商扶貧,當地政府應及時推動,將電商生態發展的溢出效應,更多轉化為更多貧困戶可分享的福祉。
        引入電商金融扶貧
        目前,金融扶貧的創新探索,成為扶貧領域令人密切關注的熱點。圍繞扶貧“貸款難”、“擔保難”兩大帶普遍性的問題,各級政府出臺了許多措施,主要包括:加大扶貧專項資金投放、整合使用扶貧開發資金、搭建銀企對接和扶貧擔保平臺、鼓勵金融下鄉服務、鼓勵民間資本參與和試點土地經營權貸款等;傳統線下金融機構也采取了不少辦法,包括創新扶貧信貸產品、增加扶貧小額貸款、實行扶貧優惠利率等。
        在繼續深化金融扶貧改革創新的同時,須高度重視互聯網金融在扶貧領域的應用,應努力將電商扶貧與金融扶貧結合起來。對此,主要有以下建議:
        一是應充分發揮阿里、京東為代表的電子商務平臺企業和世紀之村為代表的涉農信息化應用平臺企業的作用,特別是他們依托信用數據優勢,開展互聯網金融創新的探索,有助于金融扶貧走出“貸款難”、“擔保難”的長期困境。
        二是建議線下傳統金融機構和電子商務平臺企業攜手合作,將前者的資金優勢和后者的電子商務信用數據優勢互補,共同服務于扶貧大目標。盡管在具體操作上困難重重,但長遠看,這應該成為電商金融扶貧創新的一個重要方向。
        三是電商金融扶貧應視不同地區不同條件,采取不同策略。從電子商務發展的維度看,目前不同貧困地區的發展水平各異,在已存在電子商務(包括網銷和網購)的貧困地區,率先引入互聯網金融扶貧,并非空穴來風;而在電子商務尚未啟動的貧困地區,可將電商扶貧和金融扶貧一并推進。
        四是電商金融扶貧,還需要在兼顧公平扶貧與重點扶貧的前提下,視融資、擔保不同對象的情況和信用記錄的差異,采取不同策略。
        夯實電商扶貧基礎
        《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11-2020年)》,要求加強和完善扶貧所需的基礎設施建設,其中包括普及信息服務,優先實施重點縣的“村村通”工程,加快農村郵政網建設和三網融合等。要從“信息扶貧”推進到“電商扶貧”,從信息服務拓展到電商應用,就需要在信息基礎設施之上繼續構建電商基礎設施,夯實電商扶貧基礎。
         
        目前,我國縣域電子商務已經進入全面引爆期,“平臺+園區+培訓”成為各地加快電子商務發展的政策抓手。即:通過興辦地方電商交易平臺,從梳理和整合本地優勢產品資源入手,構建本地面向電商的產業體系;以建設電子商務園區作為政策載體,聚合電商發展要素,為本地電商發展提供服務支撐;以電商培訓做實人才基礎,為本地電商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人力資源和人才儲備。
        面對似乎是突如其來的電商基礎設施建設熱,喜的是,做得好,可以滿足各地電子商務發展的現實需要;憂的是,如不顧當地客觀需要和電商發展規律的“大呼隆”,追求“面子”,極有可能造成一批新的電商“爛尾樓”工程。然而,客觀地看,考慮到更多縣域電商尚處在引入階段的實際,尤其針對貧困地區電商發展的需要,加強當地電商基礎設施建設,主要不是應該不應該的問題,而是怎么做的問題。另外,電商人才培訓也應該注重實效。
        貧困地區一方面應該把《綱要》的精神,特別是對完善基礎設施、健全新型社區管理和服務體制、連片開發、加強人才培訓的要求,延展和貫徹到夯實電商基礎的工作中來。另一方面,更要積極探索建設中的電商基礎設施和電商培訓,如何在扶貧方面發揮作用。
        對于后者,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今年的實地調研中,我們發現有一些地方的政府、電商園區和地方電商平臺的運營者,已經開始了自己的思考和探索。比如,遼寧***************電商示范項目――沈陽渾南電商產業園,明確表示要將支撐電商扶貧納入自己的業務規劃中來;貴州銅仁也在積極探索“電商新村”和電商“銅仁館”平臺,與扶貧連片開發工作的結合點。
        探索創新電商扶貧機制和方式
        今年初,中辦和國辦聯合下發《關于創新機制扎實推進農村扶貧開發工作的意見》,強調以改革創新為動力,著力消除影響扶貧工作的體制機制障礙。近年,我們研究電商扶貧的過程中,也了解到各地在******扶貧、社會參與、定點幫扶、資金使用、責任考核等多方面已經進行了不少探索,這里想再重點提出兩點建議。
        一是應轉變走樣的以典型帶動、示范推廣的方式。坦率地說,在包括扶貧在內的許多工作領域,那種刻意“打造”典型示范的工作方式都是有問題的。越是集中資源給優惠、吃偏飯吃出來的“典型”,就越是沒有真正的示范性和可復制性。農村扶貧開發的績效,和農村信息化一樣,不應該用“打造”出來的示范點來衡量,而必須確立“成規模、可持續、見實效”的評價標準。須知:真正有生命力、真正可復制性的典型示范,不是“造”出來的,而是“找”出來的。他們不是存在于政策營造的溫室里,而是成長在原生態的田野中、深山里,需要人們去發現、去尋找。用這樣真正的典型示范去推廣、去帶動,才能收到理想的效果。電子商務平臺上的數據挖掘,能讓人們方便地發現線索,有利于指引后續的深入調研,經驗的總結,值得在創新扶貧方式中借鑒應用。
        二是應重視加強電商扶貧的領導力。電商扶貧,與農村信息化、美麗鄉村建設一樣,有一個領導力的問題。新農村需要新村官,新時代需要新領導。不少地方已經敏感地意識到新型領導力的重要性。這些創新電商扶貧工作機制和方式的思路極富價值。另外,還應重視對駐村工作隊、幫扶責任人、掛職扶貧干部、大學生村官等的電商培訓,要讓這一大批重要的幫扶者們,首先了解電子商務,了解電商扶貧,才能更好地帶領大家減貧脫貧,走向富強。

        Copyright 2018 © laec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18004400號-1

        營業執照:91341122MA2RF22EXU 網站技術:燁炫網絡

        皖公網安備 34112202000180號

            <form id="vv3z5"></form><form id="vv3z5"></form>

            <address id="vv3z5"><nobr id="vv3z5"><meter id="vv3z5"></meter></nobr></address>